快捷搜索:
东京限制价钱令,新加坡二手车牌交易
分类:汽车新闻

随后记者走进“上海广联汽车贸易公司”的办公室,几名工作人员正在悠闲地打扑克,当被问及是否出售二手车牌时,回答是“暂时不做了。”从市场一楼到三楼,记者几乎是挨家挨户地问了一遍是否有二手车牌,得到的回答惊人的一致,“现在只卖二手车,不做二手车牌交易。”交易中心四楼办理二手车牌过户手续的地方也非常冷清,没人办理过户。

大厅周围也有一些二手汽车贸易公司,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在聊天,其中一人说:“限价了,现在都不做二手车牌生意了,去拍新牌吧,10万肯定能拍上。”

在交易中心一楼,偌大的市场人头攒动,一辆辆二手车整齐停放在停车场里。记者转了一圈,看到所有二手车的信息标签上都写着“不带牌照”。记者以购车者身份选中一辆2005年生产的皇冠3.0轿车,售价14.8万元,当记者询问销售人员是否可以上二手沪牌时,对方回答:“这车不带牌,如果没有上海牌照,只能上外地牌照。”

在交易中心一楼,偌大的市场人头攒动,一辆辆二手车整齐停放在停车场里。记者转了一圈,看到所有二手车的信息标签上都写着“不带牌照”。记者以购车者身份选中一辆2005年生产的皇冠3.0轿车,售价14.8万元,当记者询问销售人员是否可以上二手沪牌时,对方回答:“这车不带牌,如果没有上海牌照,只能上外地牌照。”

而在另一家二手车交易中介,上周六对方报价97000元,现在变成了99500元。记者询问价格超出政府限价交易会不会“惹麻烦”,对方说:“这个你放心先交5000元定金,所有手续我们代办,办好之后‘一手交钱,一手交牌’。”这位工作人员透露,为了规避限价令,目前他们和客户做生意不签合同、只开发票,“我们会做一套资料给车管所看,而且给你的发票上面金额也会比实际低。”

随后记者走进“上海广联汽车贸易公司”的办公室,几名工作人员正在悠闲地打扑克,当被问及是否出售二手车牌时,回答是“暂时不做了。”从市场一楼到三楼,记者几乎是挨家挨户地问了一遍是否有二手车牌,得到的回答惊人的一致,“现在只卖二手车,不做二手车牌交易。”交易中心四楼办理二手车牌过户手续的地方也非常冷清,没人办理过户。

相关“储备政策”研究中

此外,目前本市每月有三四千辆豪车等待上牌,一些豪车车主并不在意沪牌涨势,竞拍时出价也“高举高打”以期“一击必中”。对此,市政府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也有计划研究按排量或车价等条件分类拍牌的办法,尽可能改变当前“买别墅者和买经适房者同台竞价”的现状。

大厅周围也有一些二手汽车贸易公司,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在聊天,其中一人说:“限价了,现在都不做二手车牌生意了,去拍新牌吧,10万肯定能拍上。”

昨天是上海实施机动车二手牌照“限价令”后的首个工作日。一早,记者来到位于武宁路中山北路的上海旧机动车交易市场,发现因受限价令影响,不少商家暂停二手车牌交易,只做不带牌的二手车辆买卖。而在市场周边,记者发现有少数二手车行仍在“顶风作案”,用“只开发票、不签合同”的方法向顾客加价兜售二手牌。

3月15日,市有关部门颁布二手车牌“限价令”:“从3月新增机动车额度拍卖之日起,实行二手车额度转让价格不得高于最近一次新增机动车额度拍卖平均价格的措施。”

昨天上午,刚走进上海旧机动车交易市场,记者就看到一块液晶屏上显示:“二手车牌交易价格不得超过限价91898元。”

离开交易中心后,记者又走访了市场周围的部分二手车行。开头问了几家,都和市场内的商家一样,表示不卖二手车牌。

相关“储备政策”研究中

随后,记者来到了上周六刚“踩过点”的两家二手车行,在这里又有了“新发现”。

离开交易中心后,记者又走访了市场周围的部分二手车行。开头问了几家,都和市场内的商家一样,表示不卖二手车牌。

其中,“私车额度分类拍卖”是指将私人与私企额度拍卖分开进行,目前上海私车额度每月拍卖中,私企比例约占10%,企业的价格敏感度比个人低,往往出价较高,分开拍卖后有望平抑沪牌价格。

据报道,3月新车牌拍卖结束后,市有关部门表示将针对沪牌价格的上涨情况,着手研究“储备政策”的出台方案,“新车上新牌”、“私车额度分类拍卖”等调控措施有可能在近期出台。

少数商家暗中11万多卖牌

少数商家暗中11万多卖牌

市交通港口局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二手车牌交易领域,除了已出台的“限价令”,目前纳入考虑的意见之一是:“将二手车额度交易纳入拍卖平台统一管理,使二手车交易与额度分离,削弱二手车额度交易价格对拍卖市场的影响”。

有人打扑克,没人卖车牌

据报道,3月新车牌拍卖结束后,市有关部门表示将针对沪牌价格的上涨情况,着手研究“储备政策”的出台方案,“新车上新牌”、“私车额度分类拍卖”等调控措施有可能在近期出台。

随后,记者来到了上周六刚“踩过点”的两家二手车行,在这里又有了“新发现”。

3月25日是上海实施机动车二手牌照“限价令”后的首个工作日。一早,记者来到位于武宁路中山北路的上海旧机动车交易市场,发现因受限价令影响,不少商家暂停二手车牌交易,只做不带牌的二手车辆买卖。而在市场周边,记者发现有少数二手车行仍在“顶风作案”,用“只开发票、不签合同”的方法向顾客加价兜售二手牌。

3月15日,市有关部门颁布二手车牌“限价令”:“从3月新增机动车额度拍卖之日起,实行二手车额度转让价格不得高于最近一次新增机动车额度拍卖平均价格的措施。”

其中一家车行上周六对记者开出的二手沪牌“一口价”是11万,时隔2天,销售员见记者再次上门,犹豫一番后说店里还有“最后一块”二手牌,卖11.3万元。“上面查得严,不少人看赚不到钱就干脆暂时不卖了。现在都是私下交易,货源少了,成交价格还在涨。”

其中一家车行上周六对记者开出的二手沪牌“一口价”是11万,时隔2天,销售员见记者再次上门,犹豫一番后说店里还有“最后一块”二手牌,卖11.3万元。“上面查得严,不少人看赚不到钱就干脆暂时不卖了。现在都是私下交易,货源少了,成交价格还在涨。”

昨天上午,刚走进上海旧机动车交易市场,记者就看到一块液晶屏上显示:“二手车牌交易价格不得超过限价91898元。”

其中,“私车额度分类拍卖”是指将私人与私企额度拍卖分开进行,目前上海私车额度每月拍卖中,私企比例约占10%,企业的价格敏感度比个人低,往往出价较高,分开拍卖后有望平抑沪牌价格。

此外,目前本市每月有三四千辆豪车等待上牌,一些豪车车主并不在意沪牌涨势,竞拍时出价也“高举高打”以期“一击必中”。对此,市政府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也有计划研究按排量或车价等条件分类拍牌的办法,尽可能改变当前“买别墅者和买经适房者同台竞价”的现状。

市交通港口局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二手车牌交易领域,除了已出台的“限价令”,目前纳入考虑的意见之一是:“将二手车额度交易纳入拍卖平台统一管理,使二手车交易与额度分离,削弱二手车额度交易价格对拍卖市场的影响”。

有人打扑克,没人卖车牌

而在另一家二手车交易中介,上周六对方报价97000元,现在变成了99500元。记者询问价格超出政府限价交易会不会“惹麻烦”,对方说:“这个你放心——先交5000元定金,所有手续我们代办,办好之后‘一手交钱,一手交牌’。”这位工作人员透露,为了规避限价令,目前他们和客户做生意不签合同、只开发票,“我们会做一套资料给车管所看,而且给你的发票上面金额也会比实际低。”

本文由六合现场开奖结果发布于汽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东京限制价钱令,新加坡二手车牌交易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